刘江宁:国际产能合作推进“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

作者: 刘江宁 2024-01-25 来源:宣讲家网 次阅读
刘江宁:国际产能合作推进“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

一、国际产能合作的国内外研究现状

国际产能合作是“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2023年是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十周年,深入开展国际产能合作是推动“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走深走实、行稳致远的基础。

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指出:“中国将坚持高标准、可持续、惠民生的目标,积极推进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一带一路”建设已经从立柱架梁的谋篇布局的“大写意”转向精耕细作的“工笔画”。

中国作为全球价值链“共轭环流”的枢纽,有利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推动形成中国深度参与的产业链价值链体系,也有利于推动部分发展中国家工业化、城镇化建设,扩大与发达国家开展第三方和多方市场合作的利益交汇点,推动全球经济治理,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为世界经济注入新动能。

国际产能合作一词在中国提出不到10年,国外学者对国际产能合作的研究涉及较少。因此针对国外研究,我们主要考察相关度较高的“国际贸易理论”“国际产业合作”“对外直接投资”等,相关的概念包括绝对优势理论、要素禀赋论、产品生命周期论等。

国内关于国际产能合作及“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的研究可以从理论与实证两个方面来看,其研究主要包含了国际产能合作的概念及其意义、“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的国外经验以及国际产能合作的测度等领域。相关研究包括:“一带一路”背景下中俄、中哈产能合作及其溢出效应;国际产能合作的内涵,也就是国与国之间生产能力的合作是以国际互利共赢为目的,以促进我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为核心,优化我国企业生产能力布局,提高合作国产业发展水平的对外经济活动。

我们也进行了国际上的经验借鉴。比如,通过对比日本和德国对外援助和社会资金相结合的经验,为国际产能合作项目落实的资金支持举措提供重要参考;梳理国际产业转移与工业革命相互促进的过程,提出借鉴发达国家支持国际产业转移的经验。

在现实机遇上,一方面,有学者认为,当贸易成本很高,投资准入门槛较低、投资风险较小时,以产能合作的直接投资方式优于以出口贸易满足东道国市场的贸易方式。另一方面,产业结构升级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国际产能合作。

综合相关研究发现,国外学者目前对国际产能合作、“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及二者关系问题的研究较少。具体来看,针对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参与国际产能合作的理论研究还不够丰富;部分内容是从国际政治角度出发对“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进行研究,缺乏对国家间长期可持续的合作研究;在对国际产能合作的模式与路径的研究中,还没有将国际产能合作的价值上升到系统层面。

这是国内外关于国际产能合作的研究。

二、国际产能合作的相关理论和基础

(一)“一带一路”

1.“一带一路”的提出和内涵

2013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题为《弘扬人民友谊共创美好未来》的重要演讲时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2013年10月,习近平主席在印度尼西亚国会发表重要演讲时提出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倡议具有丰富且深刻的内涵,它体现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是开放和包容的区域性合作倡议,是务实合作平台。

共建“一带一路”体现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追求。以共建“一带一路”为实践平台,为国际社会提供更多公共产品,不断增进全球福祉,也为提升更加平衡的发展空间、更加平等的收入分配模式注入了新的动力。共建“一带一路”促进了区域合作。“一带一路”倡议虽然是中国提出的,但并不是中国自建和独享,“一带一路”向所有参与方敞开,发挥各自比较优势参与合作,各方共同参与且发展成果惠及各方。共建“一带一路”促进了务实合作,充分体现企业主体地位和发挥市场主体作用,推动政府、企业、社会机构、民间团体开展形式多样的互利合作,以切实可见的合作成果推动区域经济的发展。

“一带一路”的“五通”包括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政策沟通,是“一带一路”的基本保障,也是各国积极开展合作、强化交流的前提条件;设施联通,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是各国共同建设“一带一路”的优先领域;贸易畅通,是“一带一路”的重点内容,推动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的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便利化;资金融通,是“一带一路”的关键支撑,也是探索与创新国际多边金融机构建设的关键性因素;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的人文基础,能够加强各国人民的文化交流。

2.“一带一路”的历史渊源

在借鉴古丝绸之路经验基础上,我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以互联互通为主线,同各国加强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与沿线各国共商、共建、共享,携手同行,推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从无到有、蓬勃发展,取得丰硕成果,不仅为世界经济增长注入新动能,为全球发展开辟新空间,也为国际经济合作打造了新平台。

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沿革为国际产能合作提供商贸往来基础。古代丝绸之路有广义和狭义之分。从广义来看,古代丝绸之路距今有着几千年的历史,之所以命名为丝绸之路,并且能够被人们所认可,是因为在这条几千年历史的商路上,交易的主要货物是丝绸,当然也不仅仅是丝绸,还有茶叶、瓷器、香料等。从狭义来看,赫尔曼在《中国与叙利亚之间的古代丝绸之路》一书中把丝路延伸到地中海沿岸和小亚细亚,确定了丝绸之路的基本路径,完成了对丝绸之路的学术论证。这是狭义上的古代丝绸之路,就是单指古代陆上丝绸之路的官方通道。

古代丝绸之路兴起于西汉。西汉时期,张骞两次出使西域,让我们对西域文化有了一定的了解。从西汉开始到隋唐时期,丝绸之路逐渐繁荣起来。到了宋代,民间的商品经济繁荣,加上当时造船技术和航海技术的进步,使得海上丝绸之路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并逐渐取代陆上丝绸之路成为国家对外贸易的主要方式。明清时期,由于“重农抑商”的影响以及“海禁”政策日趋严格,使得丝绸之路的经贸往来遭到限制,丝绸之路的经济、文化作用大受影响。这一时期,闭关锁国以及禁止对外贸易等违背经济发展客观规律的错误做法,让中国遭受了严重损失。此后,受到冷战影响,美国对新中国的对外交往和相关经济活动进行封锁和遏制,严重影响了新中国外向型经济的发展。

20世纪70年代后,中美外交关系恢复,中国经济逐渐好转,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我国对外开放不断深化。

3.新时代,“一带一路”倡议为国际产能合作提供了重要基础

第一,从辐射范围来讲,“一带一路”倡议辐射区域更为广阔,将亚太地区、欧洲两大经济圈连接起来,还同时激活了中亚、南亚、东南亚、西亚和非洲等区域交流与合作,是世界上跨度最广、影响力最大和最具发展潜力的经济合作带。

第二,从文化角度讲,“一带一路”倡议延续了古代丝绸之路的开放传统和包容精神,融合了东亚国家开放的区域主义。

第三,从开放水平来看,“一带一路”倡议对外开放程度更大,扩展了更多的国家和实体,开放水平更高。古代陆、海丝绸之路上的国家、当前我国的友好邻国均可参与。中亚、俄罗斯、南亚和东南亚国家是优先方向,中东和东非国家是“一带一路”交汇地,欧洲、独联体和非洲部分国家也可融入合作。通过实施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贸易投资便利化和产能合作项目等优先领域已成效显著、硕果累累。

“一带一路”倡议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它是对古代丝绸之路的继承与发展。

(二)国际产能合作

1.国际产能合作的概念

产能,字面意思为生产能力,也就是指在固定的周期内,企业参与的全部生产过程的体现,即在一定的生产技术条件下能够有效生产的产品数量。一个国家产业的生产能力能够反映这个国家产业的技术水平,同时也可以反映这个国家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2015年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指导意见》指出:“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形势,着眼全球经济发展新格局,把握国际经济合作新方向,将我国产业优势和资金优势与国外需求相结合,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加强政府统筹协调,创新对外合作机制,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健全服务保障体系,大力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有力促进国内经济发展、产业转型升级,拓展产业发展新空间,打造经济增长新动力,开创对外开放新局面。”

我国制造业占据高性价比的优势,而经济发达地区占据先进技术的优势,二者可以通过国际产能合作这一平台形成合作,协助发展中国家进行工业化、城镇化发展。中国所倡导的国际产能合作是指利用中国现有的资金、技术以及相关产业的国际竞争优势,以促进中国产业结构升级为核心,带动“一带一路”共建国家工业化进程和社会发展,提高“一带一路”共建国家福利水平。

2.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论述

2015年,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打造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开放的全面开放新格局。

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座谈会上强调,推动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本质上是通过提高有效供给来催生新的需求,实现世界经济再平衡。

2019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七次会议召开,会议指出,发挥共建“一带一路”的引领带动作用,加快建设内外通道和区域性枢纽,完善基础设施网络,提高对外开放和外向型经济发展水平。

2021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我们必须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旗帜,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推动建设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以中国的新发展为世界提供新机遇。

2023年,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会议指出,要把构建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同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紧密衔接起来,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

3.相关理论基础

第一,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世界市场是世界各国进行商品和劳务交换的场所,世界范围内相互联系起来的各国市场以及各国之间市场的总和。世界市场既是经济概念,也是地理概念和历史概念。世界市场的形成和发展是一个历史过程,它发端于15-17世纪的地理大发现,形成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世界市场以国内市场为基础,受各国经济和政治关系的制约和影响。当代世界市场对改善国内经济结构、促进国内市场的优化、推进世界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马克思曾反复强调开放对于世界发展的重要性,经济社会的发展也证明了马克思科学预测了开放问题。交通的发达和技术的升级是各国融入世界市场的条件。“一带一路”建设以基础设施为纽带,逐渐构成地区之间的基础设施网,从而支撑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并提出构建基础设施“硬联通”的理念,是马克思世界市场理论在新时代的良好发展。

第二,马克思世界历史理论。马克思世界历史理论也是促进“一带一路”发展的理论基础之一。所谓世界历史,是指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分工的扩大和交往的普遍化,各民族、国家和地区打破原始封闭状态、跨越空间障碍而形成世界范围的各民族相互依存并走向统一的过程。马克思关于世界由于生产和交往的发展而成为有机统一整体的理论,就是马克思世界历史理论。15世纪后,随着地理大发现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发展,特别是18、19世纪社会生产力的迅猛发展,生产社会化规模不断提高,世界各地区、各民族之间的普遍交往和相互依存不断加强,历史正在由民族的、国家的历史向世界的历史转变。从此,世界日益成为一个整体,而历史也转变为世界历史。

第三,马克思资本循环理论。马克思的产业理论的主线是产业资本循环理论,要重点解决的是现代产业循环与周转的效率和条件问题。马克思资本循环理论揭示了生产与流通以及资本各种形态变化的连续性与阶段性的统一。产业资本循环包括生产、流通、货币等方面,这些也是产能合作的基础。

123
点赞()
分享